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湖南白癜风能治疗吗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8 22:58:2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湖南白癜风能治疗吗,临沂白癜风好治吗,五莲白癜风,松潘白癜风医院,云梦白癜风医院,石阡白癜风医院,三门峡白癜风医院

(罗云洪被押下警车)

原标题:台州破的这个21年前命案比电视剧还精彩

浙江在线9月21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黄宏李攀)打工仅三天棒杀老板一家三口,潜逃廿一年三换身份,午夜杀手摇身一变成技术总监,性格怪异单身宅男化身猫奴,隐于市的民宿前台大叔服务员,和前来抓他的便衣四目相对……这似乎应该是电视剧剧情吧?

但这是个真实的事。今天下午3时多,这个叫罗云洪的人被椒江公安押下警车。这倒底是怎么一个案子?为何会如此曲折离奇、简直可称奇幻?已阅君今天来聊一下。

21年前,台州的午夜凶案

1996年9月14日夜,台州椒江区洪家镇陶家洋村糕饼店内,发生一起特大抢劫杀人案,68岁的房主戴某、60岁的房主太太、他们27岁的小儿子遇害。

这户人家开的是蛋卷厂,主要在集市卖,一周一次。直到现在,戴恩福还记得那天是星期天。前一天晚上,他弟弟戴建军对他说,天亮后,两人一起摆摊卖蛋卷。

(当年的证物照片)

为了赶集,戴恩福早上五点多就去了厂房,大门虚掩,机器在响,里面却空无一人。弟弟去哪儿了呢?戴恩福找了一圈,没找到,又回到厂房,才发现地面上洒了面粉,扫开后,隐隐露出红色。

变压器边,摞着几个空面粉袋,他打开一看,只见父母亲躺在面粉袋下,手被捆着,嘴上贴着胶布;机器边纸箱堆得很高,弟弟被藏在里面,同样绑着手,嘴被贴着。

这三个人都被杀了!

招工招来了恶狼

厂里两个工人不见了。他们正是杀人凶手。

在进这个工厂前,两人偷过两次东西,一次是一家幼儿园。后来,他们决定去打工,赚点钱。就这样,9月10日,两人遇到了来招工的戴某,随即被带去做鸡蛋卷。

“财不外露”,是很多老人传下来的教训,戴建军去银行取钱,被这两人看到了,露了财。

当天晚上10时多,两人用铁棍,将在一起加班的戴建军敲倒。之后,两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将戴建军的母亲、父亲杀死。

戴建军的母亲被杀时,正念工人加班辛苦,给两人做宵夜;戴建军的父亲被杀,则是两人借口活太忙,要他下来帮个忙。

两人乘着夜色,带着劫来的300元,还有金器,逃之夭夭。变卖金器后,两人分道扬镳。

这一天,离他们到这个蛋卷厂打工,只有三天。

盯罗家盯了21年

两人的姓名,戴恩福不知道,只知道大致的相貌,老家在湖南,别的东西更是不大知道了。

这种案子很难破。

(椒江公安当年发的紧急协查通知)

巧得很,破这个案子时候,有个经验丰富,偏偏记忆力又很好的刑警,他名叫徐德文;偏生其中一个人,又曾经因为在菜场偷肉,被他抓住过。这个人名叫吴加顺,一个月后到案,后来被判处死刑,并且被执行。

所以就知道了另一个凶手的一些信息,湖南凤凰人。

21年来,椒江分局几经人事更迭,虽然相隔千里,罗家有一举一动,椒江公安都盯着。

每逢中秋、春节等重要节日,还有罗家有婚丧嫁娶,椒江公安都会派人蹲守,就为了等待那个虽未谋面,却已经熟得不能再熟的身影。

除了湖南,椒江公安还先后到过广东、新疆、福建等地。

可是,罗云洪却始终没出现。他去了哪儿呢?

小细节,终于找到蛛丝马迹

今年9月10日,又巧得很,专案组突然发现了一个很小的细节:

罗云洪有个同村人吴某松,竟在同一个时间内,在温州鹿城、台州温岭都办了暂住登记。为什么一个人会在不同地方同时办暂住登记?

再一查,吴某松从没到过温岭。那么在温岭办暂住证的又是谁呢?椒江公安调取了暂住底卡,发现头像和罗云洪的相貌特征相近。

那就去温岭,但到了那里,一个难题又出现了。

当时办登记时,这个“吴某松”登记地是温岭新河某个超市,但拿出罗云洪的照片一问,超市老板和前后几年的店员都说,没见过这个人。

看样子,这次又扑空了。但在这时候,去温岭的这些民警做了一个决定:拿着罗云洪的照片,挨个挨个询问湖南凤凰方向的人员,但所有人都说,没和这个人打过交道。

看样子又要扑空了,这时再一次巧得很,有个新河人看到了,说三四年前在朋友厂里见过这个人。

爱猫人士、技术总监

民警调查之后,发现罗云洪果然在这工厂中干过,当的还是技术总监。但这时候,他用的是另一个名字:“陈继松”,平时人们叫他“陈师傅”。在人们眼中,这个“陈师傅”是个“技术痴”,深居简出,除了工作外,很少和人打交道,表现出来的唯一爱好就是养猫。

猫和狗不一样,平常人养一只猫都嫌烦,他竟一口气养了四只猫!想到罗云洪在夕阳下抚摸着猫的情形,再联系到当年那一家三口被害的场景,连民警都觉得难以接受。

但在此时,罗云洪已经不在温岭了!

原来,在端午节前,罗云洪和老板吵了一架。

常人看来,和老板有点口角之争,实属正常。但像猫一样敏感的他,居然迅速离职,再次走得不知去向。

罗云洪又去了哪里呢?

凤凰城中,大海捞针

那还是去凤凰吧!于是,椒江公安局的民警又到了异常熟悉的湖南省凤凰县。

就像在茫茫人海中消失了一样,罗云洪的老家,还是不见他的踪影。那在凤凰城区呢?在当地“大海捞针”般的走访后,第四次巧得很,有人告诉民警,最近这段时间,发现有和罗云洪相貌比较像的人,在凤凰前兵房路附近出没。

凤凰县前兵房路一带,民宿林立、游客如织。罗云洪会不会在这里住宿呢?结果没查到任何相关的登记信息。

那他没回凤凰,逃去别的地方了吗?这时候,又陷入了困境。

追捕的民警干脆化了妆,一家民宿、一家民宿去查,看看里面有没有服务人员和罗云洪相貌相似。结果,终于在一家民宿内,发现了罗云洪。民警拍下他的视频后,传回温岭,辨认之后,大家确定:他就是罗云洪!第五次巧得很,那天是9月15日,正好距案发21周年。

值得感叹的是,很多参与破案的“小鲜肉”民警,已经变成了中年人。甚至有人调到其他部门前,为未能破掉这个案子,而深感遗憾。

 罗云洪究竟是怎么逃的?

通过初步审讯,罗云洪怎么潜逃的,终于浮出水面。

原来,他在案发后,逃到广东深圳,做了大约一年的电镀工。

然后又到福建泉州、浙江温州瓯海等地方,打了六年工,在打工的时候,学会了模具注塑技术,成为技术员。

之后,他又到了台州,在福建、浙江等地辗转多家企业打工,最近这几年,就在温岭新河这家塑料厂内,成了技术总监。

用同村人“吴某松”的名义,办理暂住登记,就在这期间。这些年来,他一直极端警惕,除了深居简出外,还从来不使用身份证和银行卡、更不向外人透露家庭信息。

甚至有段时间,潜逃途中,他爱上了一个姑娘,曾经一度考虑示爱,左思右想后,害怕身份暴露,最终还是放弃了。

今天,台州市椒江区公安分局院内,人们早早地拉起了横幅,欢迎抓捕了这个狡猾的逃犯的人们。被害者所在的村委会代表,举着锦旗等候。

举着锦旗的村委会代表。

下午3时多,押解罗云洪的车子进了椒江公安分局的院内。差不多同时,来自浙江省公安厅的贺电也传到了椒江公安分局。

得知罗云洪已经被抓后,戴恩福专门来到当年发生凶案的蛋卷厂旧址,用手机打了个电话,告诉其他家人这个消息。那个早年的蛋卷厂,因为拆迁,几个月前已经被拆掉,只剩一片瓦砾。

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!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河曲白癜风医院